惊人创意 鲜花做彩纸 猛赚! 中国纸网 新闻中心 中国纸业门户网站

日期:2020-07-28 13:31:20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 近几年,贵州省丹寨县石桥村的王兴武迷恋上了一件事,每过几天,他就要去采山上的野花野草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你们在摘花的时候要注意,要保持这个花的原状,到时候做起来才好看,要是把它摘坏了,做起来就不好看。”

    山上的野花野草,地里已经没有多大用处的油菜花,被他派上了新用场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不同的季节,我就用不同的花,像现在就有油菜花,还有菜花,马上桃花,梨花都开了都可以用了。”

    那这些采摘下来的花都被他用来做什么呢?

    这些采摘下来的花花草草都被他用来做成了一种手工纸,他管这种纸叫花草纸。

    丹寨县石桥村是中国国画纸之乡,村里几乎人人都会造纸,可别人做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纸,王兴武却把普通的白纸做出了花样。凭着这门手艺他一年能有十几万的收入。

    那这王兴武是怎么做起彩纸生意的呢?

    很久以前石桥村的先辈们就用一种构树皮造纸,这项手艺一直流传至今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把那个树皮剥了以后,就用水浸泡,浸泡24个小时,然后用石灰把它蒸煮起来,你看这个纤维是比较好的,造纸就是这个纤维来造纸。”

    构树皮的纤维经过浸泡、蒸煮再打成纸浆,放进木制的模子里成型,烘烤晾晒之后,一张纸就做好了。当地人这种纸叫白皮纸,白皮纸民间用量很大,主要用于书写、画画、生活用纸或做鞭炮引线。可到了1996年,白皮纸渐渐有点不好卖了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1996年过了以后,国家已经不准私人做爆竹厂了,就把这个爆竹厂封了,我们这个纸就已经销不出去了,这样就形成成品积压了。

    白皮纸的销路缩减,利润越来越薄,一张纸只能卖7分钱,正当王兴武犹豫是否继续干下去的时候,邻居蔡家成在外打工的姐姐蔡小丽寄回了一封信。

    丹寨县石桥村村民 蔡家成:“那她寄过来了的时候,用一个信封装过来了,全部是彩色纸,那当时肯定是做不了了,没给她做。”

    蔡家成的姐姐在一家香港老板那里打工,工厂做贺卡和礼品包装的手工纸需从韩国、 印度进口,成本较高。她想让家里试试做彩纸。可家里谁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 然而这封信却引起了王兴武的注意,拿着这些五颜六色的破纸片他如获至宝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因为我们这里做这种普通的纸,就是在我们当地卖,我认为是不太好卖了,我也想,这一次一个很大的机会,我要牢牢地抓住它。”

    王兴武要打破传统,做彩纸。他把十几年做纸攒下来的7、8千元钱全部拿了出来,可纸浆如何上色,该用什么颜料,对色彩一窍不通的他真不知从何下手,无意中他发现一款蓝色的纸和苗族妇女穿的衣服颜色有点相近,他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我就用了一块蓝靛,就是我们苗家用来染布那一种,它当时有一款纸蓝色皱纸这一款,我就用那个蓝靛来做。”

    紧接着他把苗族蒸花米饭用的植物颜料黄饭花、红栀子、枫香叶全部找了出来,一款一款地试做,用了2年时间,终于做的彩色纸和样板上差不多了。

    2000年4月28日,石桥村里破天荒地来了一位香港商人,他进村后就直奔王兴武家,村里的人个个都觉得很稀奇。

丹寨县石桥村村民:“以前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 记者:“你们都跑去看了?”

    丹寨县石桥村村民村民:“跑去看了。”

    记者:“那你们知不知道,他是来干吗的?”

    丹寨县石桥村村民:“以前来是跟王兴武要彩纸的。”

    原来这位香港人正是邻居蔡家成的姐姐当年打工的那家工厂的老板,他看过王兴武做的彩色手工纸后,二话没说,提出了愿以一张3元钱让王兴武批量加工,这对王兴武来说简直是个天价,这可是40多张普通白纸的价格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我们这里才卖7分钱一张,要是比这样稍微厚一点,只不过是两张合起来,才是0.14元一张,现在2、3元钱一张,这样我就很兴奋了,我就答应给他做了,10天之内给你把样板做出来。”

    等客人走后兴奋不已的王兴武却傻眼了,10天做出28款纸,颜色和品种都增加了,他的知识不够用了。他急忙从凯里市床单厂请了一位专业的调色师,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老师的身上,可事实并非他所期望的那样。

    王兴武:就是这个纸浆纤维的问题,当时开始调的时候,一张干纸调颜色的时候,是对的,但是要是放在水里面,这个纸纤维上去用的话,就晒干了,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 布和纸的纤维不同导致着色效果不同,反复试验已经用去5天时间,不得已王兴武想了一个笨办法,他在家门口摆了1000多个碗,每个碗里装上不同的颜料,一碗一碗进行调试,然后将所用颜料比例做记录。10天期限28款样纸如期完成,香港客商当即给他下了18万元的订单。 2000年8月,他收到了香港人寄来了一张有点特殊的纸。

    王兴武:他就用这个纸给我寄过来,他说我用这个纸,撒上这个金粉做叶子,撒上像叶子一样的东西,我就想,我们山上有很多的叶子,我就用真正的叶子把它做上去,然后给它寄过去。

    采摘山上的树叶加入纸中,更增加了手工纸的原始质感,用来做笔记本的封面效果出乎意料,考虑到做工复杂,老板更是把价格抬到了每张5元钱。此后香港客商的订单越来越多,一发不可收拾。看到树叶的纸这么受欢迎,家乡满山遍野的野花野草又让他有了新的灵感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我们做花草纸第一步是首先把这个叶子铺平,放在这个纸浆上面铺平,铺平好以后,就用这个花,这个花来做,要是花大的话,我们就用花瓣来做,要是花小了,我们可以就用手把这个花压平,放在纸长就可以了,然后放上一层就成了花草纸了,这个花的颜色是不会掉的。”

     相比树叶纸,花草纸做工更为复杂,每一张纸都像一件作品,增加了艺术感,它的价值自然也就高了。

    王兴武:我们首先是让它自然风干一部分,然后才去烤,它体现的是凹凸出来的比较明显,手感是不一致的,它用做笔记本的外包装,是特别好看的。

    从2004年开始,山上的野花野草全都成了他的原料,花草纸做定单8元钱一张,零售可以买到20元,时至今日这种纸都是他的招牌产品。

    王兴武:有一次,那个法国人到我这里看到这个花草纸以后,他就说,我想用来做灯罩,我就根据他的意图,就做了这款纸,这款纸做了以后,他做成灯罩后,他就给我寄过来一个照片过来,这就是法国人寄过来的灯罩。

    石桥村里有个大簸箕寨,苗族风情浓郁,2004年1月,这里搞起了村寨旅游,离簸箕寨不远的大岩脚下有一个古法造纸的遗址,作为规划丹寨县政府想把这里恢复起来作为一个旅游景点。他们找到了造纸能手王兴武,王兴武觉得赚钱机会来了,可不到三天他就不得不关门回家了。

    村民:“那时候是说那个地盘,全部都是石桥的,他说如果他自己做了,他们是不同意的,如果搞的话,可能石桥村家家分担这个意思嘛。”

    丹寨县南皋乡副乡长 莫凡波:“第三天的早上,他起来的做的时候,就发现第二天的有些工具不在了,手推车,还有一些木料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。”

    本想以王兴武作为一个样板发展村里的造纸产业,看村里人的思想不开化,县领导马上组织村民开会,要求除王兴武之外的造纸户全部参加,并且提出条件。哪位造纸户愿意入驻造纸遗址,必须按照规划,自己出费来整修和管理。听了这个条件,村民们没有一个人响应。

    丹寨县南皋乡副乡长 莫凡波:后来我们跟群众说,你们如果同等条件,你们不愿意接,我们就叫王兴武接,如果他愿意的话,我们就上他接管了,后来把会议开到群众的意见基本上达到一致的时候,我们才叫王兴武进场。

    王兴武以绝对优势成功进驻造纸遗址,他花6000元钱对遗址重新整修,恢复了传统造纸的工具,模拟了古法造纸的场景,造纸遗址变成了一个对外开放的景点。

    2005年春节,王兴武遇到了一位顾客,这位顾客一张纸没买,却对王兴武家的年画爱不释手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有一个美国的客人到这里来游玩的时候,他看到我们门上贴的门画,他很喜欢,他就问多少钱一张,你卖不卖,我就拿下来送给他了。”

    这让王兴武受到了一个启发,光卖纸似乎有点单一,他把苗族风俗的图案印在纸上,还用纸做出了一些笔记本,灯罩等实用品,不同的产品还有不同的卖法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我说你看我这个就是无字天书,就是我们中国的武功秘籍这样的,是无字天书,他们就笑起来,导游翻译给老外,老外笑起来,就和我握手,所以有时候我卖50元钱一本,他们是不嫌贵。”

    现在石桥村每年接待游客2、3万人,而且以老外居多。2006年3月12号,正好是个星期天,一大早,就来了几位法国客人。

    法国客人:“先生,这个多少钱?”

    王兴武:“10块钱 。”

    招呼外国游客王兴武已是驾轻就熟,他们尤其对有点神秘色彩的苗族故事特别感兴趣

    王兴武:“这是我们苗族的一种传说,就说在以前,我们这儿苗族姑娘,她去结婚以后,回了娘家就不准煮饭了,煮饭就经常碰到大老虎,所以她就吹箫去把那个老虎引开。”

    这种推销方式一般成功率较高,一会儿功夫,王兴武就赚了300多元。

    法国游客:“我觉得他们挺聪明。”

    记者:“他们怎么聪明呢?”

    法国游客:“因为他可以做一般的,但是他不是,他不但做一般的,还有他做特色的,所以才可以卖,所以才可以挣钱。”

    现在王兴武做的特色手工纸有8大系列100多个品种,除了做订单,零售也能给他带来不少的收入。

    最近他琢磨着让在厦门打工的侄子带点手工纸过去看看市场,在外边开一间自己的特色手工纸店。

    王兴武:“因为我们村有50户人家在做这个东西,所以我想,我们村有50户,要是把这个销路往外面打开的话,这样就比较好,一个是价格比较高,再一个可以带动我们全村老百姓都来做这个东西,可以带动全村致富,这是我的理想。”